魅鱼 第三章 办公室劝解

小说:魅鱼 作者:银电 更新时间:2017-03-12 00:54:45 源网站:快眼看书
夏季的下午上班时间是2:30,日头正猛的时候,还没到点就听见走廊里的喧闹声,马小可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下手表,心想应该是排污区的那帮人来了吧,怎么这么早就来了?真没韧性!于是起身搓了搓脸,懒洋洋地打开门。

    办公楼的走廊也不窄,已经挤满了人,来的有十来个吧,加?#29616;?#21451;竞科室的人也有近二十来个了,郑友竞正在口干舌噪地做解释工作,人群鸡嘴鸭舌的,来的人肝火都很强,郑友竞他们也不甘示落,双方的声调越来越响,开始有了些推扯动作,火药味十足。

    “怎么了,怎么了?”马小可一看场面要乱,急忙呵声镇场。

    “马指挥……”额头绷筋正在推扯的吴永福看见马小可出来,急忙转身找上。

    “等等,等等。”马小可身子略作后倾,摆手拦住迎面而来的热浪,皱眉说道:“大热天的,怎么这么上火啊?”又盯着吴永福笑着问道:“兄弟,到我这拆房来了?”

    走廊里汗臭味十足,来的人个个汗流浃背,头顶冒烟,眼中生火。马小可逐个地瞧过去,众人被瞧得莫明其妙的。吴永福本是个老实人,经这一问,原本想好的事给一搅和全都忘了,?#38393;?#26356;显得没底,结结巴巴地说道:“马,马指挥,我……”

    话没讲完又被马小可拦住:“郑科长,你让人把会议室打开,开上空调,泡些茶,让大家先凉快凉快,那冒烟的、上火的,还?#24515;?#19978;房揭瓦的那谁,要冲洗一下爽快爽快的跟我去卫生间,我也得先洗把?#22330;!?br />
    马小可边说着,边自顾自的拿脸盆毛巾,吵闹的人群安静了许多,被听得一愣一愣的,还有听乐了的,想想也没辙,三三俩俩地跟着马小可屁股就去了,马小可回头对郑友竞说道:“对了,到办公室拿条毛巾、纸巾什么的,让大家擦擦汗。”

    ……

    会议室调上空调,温度降了许多,众人冲了冲冷水,擦了把身体,进来喝了杯热茶,火气自然也随之而去,坐着闲聊起来。

    一会儿,马小可端着杯茶走了进来,笑笑:“怎么样?凉快些了吧?”

    见马小可进来,会议室里立马静了下来,氛围突然显得有些严肃,众人端坐了一下?#24613;?#24320;锣“辩论赛”,突然听马小可这么一问,有些傻眼,谁也没想到这样开局。吴永福的?#30528;?#22909;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大伙儿都是跟着来撑场面的,谁也没想到要第一个开口,谁也不知?#24266;?#20309;接口是好,同时有了刚才的经历,对马小可的印象都不错,于是一时间都哑嘴了。

    过了半会儿,反映过来,又叽叽喳喳地一哄而言,马小可急忙挥手制止:“静一下,静一下,你们大家都讲,我也听?#36824;?#26469;啊?”同时用信任的眼光看着吴永福:“永福,还是你来讲吧。”马小可又转目严肃地看了一圈:“他是死者的儿子,对不对?”这么一说,大伙儿?#38393;?#37117;比?#20808;?#21487;,点点头齐刷刷地看着吴永福……

    “我……我……”平时不多言的吴永福显得有些结巴,憋得脸有些发红,猛地站起来,举手就想拍桌子,想想不对,又重新放下大声说道:“我们要讨个说法!”

    “坐下,坐下。”马小可摆摆手示意了下,看这情形?#38393;?#26089;已有底应付,?#24266;?#24456;?#25512;?#22320;笑着说:“先坐下,慢慢说,要讨个什么说法?”

    吴永福重重地坐下,声音有点响,正了正身子,长嘘了一口气说道:“我父亲死在你们的工地?#24076;?#20320;们要负责。”

    ?#29677;牛?#35762;到责任问题我先讲一下。”马小可?#20154;?#20102;一声,停了下,大伙儿竖起耳朵:“死者死的地方不是我们施工区域,说明不是施工造成的,围区到外都有警示牌‘禁止入内’,排污区旁边就?#23567;?#27880;意安全’的牌子,再说台风来之前我们对围区内进行了全面清查退场,而且我们沿海人都知道台风来了需要怎样防范,你父亲应该是私?#36234;?#26469;的。虽然警察死因报告还没出来,大家很清楚是不小心滑落致死。”马小可又停顿了一下,睁着吴永福略显?#21355;?#30340;眼睛,声调低八度地放缓说道:“在现场的时侯,我好象听你母亲说过你父亲死前,你和你父亲一起喝过酒,吵过架……”

    现在这社会,只要出点事,?#36824;?#26377;理没理先闹上一闹,特别是沾上与政府有关的,闹了总有些即得利益,于是大家都学着闹了。人死为大,此次也是借着这个理,目的是闹事赔钱,“挣”些安葬费。听马小可这么一说,众人一时之间挑不出刺来,无话可答,静了下又七嘴八舌地吵嚷开来。

    倒是吴永福,听到提起喝酒吵架,心有愧疚地低下头来,一年长老者俯耳过去低言几句,吴永福复又抬起头来,提足中气高声叫道:“但是,但是排污区这么臭,你们应该得有安全……安全防护吧?”

    马小可看在眼里,?#38393;?#26263;笑,看来还?#23567;?#39640;手“点拨,于是撇开话题说道:“围区是归我们建设管理,但这排污区,市政府已经划给了惟河办管理。早上我们已经把情况通报给了惟河办,我看这样吧,我们跟惟河办再联系一下,让他们来人解释解释?”马小可看了看?#24052;猓骸?#36825;大热天的,你们跑来跑去也麻烦,搞不好还以为我们?#23460;?#25512;你们是的。”

    听马小可这么一讲,众人有些傻眼了,怎么又出来个惟河办了?这政府的部门还真有些搞不清楚,于是又能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有些半信半疑。马小可笑笑:“这事我们还真没必要骗你们,你们想想,排污区旁边是不是有块大的蓝色牌子立着?下面落款的就是惟河办。”

    这么一说,众人都是海边人,经常走堤坝,想想还真有这么回事,只是平时没注意。?#28909;?#36825;马指挥考虑得周到,惟河办还得去找,还得有人说去,在这等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众人围拢着低议了老半天表?#23601;?#24847;,还十?#25351;?#28608;。

    回到办公室,马小可马上联系了惟河办,接电话的人起先态度倒是很好,再联系了几次,就越讲越不像话,后来干脆连电话也不接了。打给?#39749;味?#24314;国,更是干脆——“您所拔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拔,嘟,嘟,嘟……”

    马小可皱皱眉头,心想:早知道丁?#39749;?#32966;小怕事,能推则推,能?#26174;蟯希?#20294;也不能这么赖皮推啊?看来会没戏!于是和郑科长耳语了几句……

    会议室里郑友竞很是积极,跑进跑出的?#30473;?#36255;,看得众人都很感动。烈日烤晒后的清凉让众人都有了疲软的感觉,本是村民,平时散懒惯了,闲聊了一会儿也就没了坐样,东倒西歪的,有站着闲逛的,趴着打盹的,更有个别的平摆了?#21018;?#26885;子躺着睡觉的,还好,毕竟在政府部门的会议室,多少有了些自律和胆怯,没人上桌……

    随着时间的推?#30130;?#20247;人又开?#25380;?#36481;暴怒起来,话也多了起来。吴永福喝了一肚子的茶水,撑得胀胀的,时时不停地盯着墙上的挂钟,跑了几趟卫生间,听了一肚子的气话,脸色也慢慢地黑了起来,猛地站起身一甩纸杯,怒吼着:“走,找惟河办去!”

    众人惊呆了一下,随后起身吵吵闹闹地挤出会议室,一直开着门的马小可听见喧哗声急忙赶了出去,正好吴永福怒气冲冲地经过门口,差点撞了个正面,急忙伸手拦住:“怎么了,去哪?”

    “找惟河办去。”

    “别急吗,我再给你们联系下……”

    “不用了。”吴永福用力推开马小可的伸过来的手,心里又觉得有些对不住,停了来了看看马小可,眼睛?#21355;?#20102;些:“马指挥,我,我忍不住了,我们找他们去!?#34987;?#22836;挥挥手:“走!”

    马小可看着吴永福半天不晌,见其坚决的样子无奈地侧身让开道,嘱咐道:“过去好好讲,什么事都是谈出来的……”

    望着吵吵嚷嚷离去的人群,马小可和郑友竞相视地笑了笑……

    *跳跳鱼:学名弹涂鱼。真正的鱼,进化程度较低古老两栖类动物,鱼演变至两栖动物鲜明例子。栖息于近岸滩?#30475;?#25110;底质烂泥的低潮区,对恶劣环境的水质耐受力强。其中?#20998;?#22823;弹涂鱼,个体小,成熟的个体长一般为80~90mm;大个体长可达120~150mm。体侧扁,背缘平直,腹缘浅弧形,尾柄较高,体及头部均被小?#25830;邸?#31532;一背鳍?#27597;擼?#22522;部短,有5根鳍棘延长丝状;第二背鳍鳍条较?#20572;?#20498;后伸达尾鳍基,腹鳍短,胸鳍,尾鳍均为尖圆形。体蓝褐色或灰棕色,体侧上部沿背鳍基部有6~7条灰黑色的横?#30130;?#20307;侧及头?#21487;?#24067;许多亮蓝色小点,腹部白色,第一背鳍深蓝色,第二背鳍蓝?#30097;?#33145;鳍浅黄色,尾鳍灰黑色。肉质鲜?#32769;?#23273;,爽滑可口,?#23567;?#28023;上人参”之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魅鱼,魅鱼最新章节,魅鱼 快眼看书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巫师梅林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