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 第151章 趁夜袭营

小说: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 作者:珺侯 更新时间:2019-12-29 22:04:09 源网站:快眼看书
    随着士燮军中鸣金声的响起,这一场意外的城外大战也是落下帷幕。

    垂头丧气的士燮军,一个个倒拖兵刃,返回了营?#23567;?br />
    角落里,时不时有那失去亲人的兵丁,偷偷的啜泣。

    士燮脸色苍白,惊魂甫定的坐在营帐?#23567;?br />
    身下,征氏兄弟的脸色,也前所未有灰暗。这种灰暗,不是因为打了败仗的灰暗,而是那种无法的战胜的挫败?#23567;?#23601;连一向冷静的袁微,见识过袁耀军队那种强悍的战力,也是心底发毛。

    “大哥,这次的损失算出来了。”

    士武脸色沉重,眼神游移,不敢看士燮的眼睛。

    捧着一壶暖暖的茶水,士燮感觉到了一丝温暖,他嘴角抽了抽,不用问,他也知道,这一战的损失,肯定不小,不过,事情总是要面对的,士燮还是点头说道:“报上来。”

    士武吞了口唾沫,干巴巴的念道:“这一战,根据事后的清点,我军战死一万人,伤者无数,还有,还?#23567;?”

    “还有什么?”

    士燮紧紧的握着茶水,脸色,就是是夏日的天气,有一种说变就变的阴?#30149;?br />
    士武咬了咬牙,有些痛苦的说道:“我们的骑兵队,被全歼了。”

    “什么!”

    在坐的众人,都有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士燮更是手一松,手里的茶壶咚的一声落在地?#24076;?#22823;片的茶水,夹着热气,嗤嗤的四处飞溅。

    艰难的点头,士武依然用着干巴巴的语调重复道:“骑兵队全灭,除了几个侄儿跑得快,所有人都战死了。”

    “嘶…..”

    又是一阵吸气声,在坐的文武官员,都是脸色白了一白,虽然交州的骑兵很少,毕竟,那也是?#35282;?#39569;兵啊,可是士燮下了大本钱,辛苦?#24515;?#26469;的,没想到短短一天,就赔了个干净,就是大家再不知兵事,也感觉到了一种压力,扑面而来。

    士燮更是如坐针毡,看着众多幕僚,语气有些沙哑道:“诸位先生,可有办法助?#31227;?#25932;?”

    袁微苦笑,摇摇头,叹道:“我军新败,兵无战心,主公可高沟深垒,坚守营寨,然后召集众军,严加操练,不求如臂指使,?#28784;?#33021;够号令如一,不至于像今日这般各自为战,”

    恒邵也起身道:“我军之败,乃是各自郡兵互不统属所致,主公?#19978;?#20196;把各郡兵马整编成一军,由主公亲领。”

    士燮眼皮跳了跳,有些不甘的道:“我们兵马众多,若是坚守不出,岂不是惹得袁耀耻笑?”

    袁微苦?#26263;溃骸?#24525;一时之辱,换来最后的胜利,孰轻孰重,主公三思啊!”

    “诸位认为呢?”

    拿不定主意的士燮,又看向其他众人。

    恒邵自然站在袁微一边,轻轻点头,张旻?#30475;?#30340;文官,不知道兵事,当然也是随大流。

    只有程秉,面有忧色的道:“我军新败,不管主公如?#26410;?#31639;,还要当心今夜袁耀劫营。”

    士燮点头,也知道兵败之后,最害怕的就是被敌人夜袭,他也不敢怠慢,急忙分拨各处军马,紧守营寨。又派出伏路小卒,窥视动?#30149;?br />
    城中,袁耀听闻城外有探子窥视,想了一想,?#19990;?#21219;道:“士燮新败,却又派出大量探子,莫不是他想趁夜袭城,扳回一局?”

    李勣摸了胡须,呵呵笑道:“此必士燮害怕我军夜袭,所以派出探子,察看城中动?#30149;?#22763;燮新败,兵无战心,主公何不遂了士燮之心,真的前往劫营。”

    “?#28909;?#22763;燮都有?#24613;?#20102;,我们前往,不是自寻死路吗?”

    袁耀瞪大了眼睛,怀疑李勣在跟自己开玩笑。

    摇了摇头,李勣说道:“若我所料不错,士燮一旦发现我军出城,一定会安排士卒出营埋伏,现今?#20804;諼夜眩?#20027;公?#26412;?#21147;消耗敌军兵力,若是士燮有牢固的营寨不守,却埋伏在旷野之中,岂不是天赐良机?”

    袁耀大喜,觉得李勣说得有理。就下令将士饱食,等到夜色渐深,四?#24405;?#38745;无人。就带着兵马,往城外行去。

    ?#20804;?#21322;路,袁耀大军一分为二,袁耀自领五千兵马停在原地,秦琼则领兵六千万,继续往士燮大营走去。

    士燮屯兵的营地之外,有座高山,山顶之?#24076;?#21364;是区景与征氏兄弟埋伏其中,见到袁耀果然前来劫营,都是大喜,强忍住兴奋,想要?#21364;?#31206;琼杀进空营,然后四面合围,因为大营四周,也埋伏着士燮的其他兵马,若是秦琼真的陷进去了,只能全军覆没。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秦琼的大军行了一半,却突然往后就退,速度奇快。

    山顶?#31995;那?#26223;与征氏哪里肯让到嘴的肥羊飞走了,也顾不得士燮的命令了,急忙点齐兵马,?#30001;較律?#26469;。征氏兄弟健步如飞,几个起落,窜?#24459;?#26469;,大声喝道:“想要劫营,且留下了性命再说!”

    秦琼哈哈大笑,跃马挺锏,立在阵前,原本撤退的士卒,也是纷纷重新布阵,抵挡冲击的敌兵。

    征氏兄弟仗着人多,蜂拥而上。秦琼冷笑连连,一边固守,一边抬头观瞧,见到山?#31995;?#20239;兵全都冲了下来,急令军中放起号角。

    ?#26494;?#30340;区景,听到号角声响,突然脸色大变。

    几乎就在号响的同时,漆黑的夜里,突然冒出无数火把,为首一人,白衣白马,无数白杆亲卫持枪举盾,簇拥而来。

    不用说,自然是袁耀亲到,先用秦琼前行,引出伏兵,然后再挥军掩杀,来个两面夹击。

    “又中了袁耀奸计!”

    区景心中?#24597;遙章?#20853;马,拼命往侧面突围。

    他可不敢同袁耀的大军对撞,只能希望冲破秦琼的阻拦,好趁机?#29273;А?br />
    征氏兄弟也是脸色煞白,急忙召集部下,想要冲出包围。

    只是秦琼的大军,?#36335;?#19968;堵墙那样,就那么死死的定在原地,无数长矛横放,?#25302;?#21050;猬一样,撞上去,只能头破血流。

    一排不行,另一排又?#24076;?#36825;一次夜袭,袁耀手下可是全部配备的长矛,就是为了能够防备敌军不计代价的突围。

    突围不成,后有强兵,征氏兄弟彻底慌了手脚,看?#35282;?#26223;撇了部下,往山上跑去,三兄弟也是福至心灵,带着亲信,也是往山里乱窜。

    主将一逃,剩下的越族部兵大乱,丢了兵甲,也是往山里就跑。

    实在跑不掉的,只能哭丧着脸,垂头丧气的跪在地上。

    这边的火光,也引起了士燮的注意,不用说,也猜到自己的伏兵被识破了,他急忙点齐兵马,就往这边杀来。

    正好见到袁耀大军押解俘虏,往城中行去。

    士燮大怒,这要是被袁耀当面俘虏了自己的士兵,可不是天大的笑?#21834;?br />
    士武不待大哥吩咐,一声令下,士家的精锐甲士一拥而?#24076;?#23601;是往前杀来。

    ?#20804;諼夜眩?#21448;是夜间,袁耀也不可能为了抓几个俘虏,在原地死磕,也是一?#26032;?#33145;,就往后面退去,其余军卒,也是纷纷丢下五花大绑的俘虏,?#20260;?#30340;后撤。

    士武也不管地上挣扎的俘虏,看见袁耀逃了,急忙在后急追,士燮也是指挥大军,紧紧跟上。

    三番五次被在袁耀手里吃亏,就是士燮这等好脾气的,那也是怒发冲冠,只是下令大军前进。

    哪怕不能杀死多少袁耀的军卒,起码也要把袁耀追回城?#23567;?br />
    两边一追一逃,渐渐的出了山口,士武跃马挺枪,大声呼喝道:“袁耀小儿,可敢同我一决胜负,未战先逃,非英雄所为!”

    马?#25104;希?#34945;耀听到士武谩骂,一个急停,拨转了马头,大笑道:“如你所?#31119;页?#20013;监牢空旷,今夜就请你前往做?#20572; ?br />
    言未了,斜刺里突然战鼓齐鸣,整个地面,都被隆隆的马蹄声震的晃动。

    耀武扬威的士武?#25302;?#21507;了一只苍蝇般,脸色刷的黑了下去,急忙拨转了马头,往后就逃,袁耀大笑,长鞭一指,聚拢的兵卒,纷纷呐喊,也是回头再战。

    士燮的军卒,本来就被马蹄声吓的不轻,又见到士武抢先?#29992;?#26356;是人心大乱,再也顾不得追击敌兵,也是扭头就跑。

    后面跟上来的士燮大军还没有搞清?#32431;觶?#20381;然兴奋的往前冲,恰好就堵在了山口,挤成一团。

    埋伏的袁军瞬间?#39134;保?#25163;里的长枪毫不费力的从逃跑的敌军的背后刺入。

    士武的军卒更乱,为了?#29992;?#21482;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这时候,哪里还?#35828;?#19978;什么友军不友军,?#28784;?#25954;拦在自己面前的,就是一刀过去,逃得性命要紧。

    后面的士燮,也是变?#25628;?#33394;,只听到一片喊杀声,还有战马的嘶鸣声,也不知道黑夜里到底有多少敌兵。恒邵急忙冲上来,拉住士燮的马?#20247;?#36947;:“?#24405;?#30691;,主公当站出?#27425;?#23450;军心,不然十万大军,瞬间可能崩溃!”

    士燮脸色惊慌,听了恒邵的话,?#36335;?#25235;住一根?#35753;?#30340;?#38745;藎?#23601;忙令?#35828;?#29123;火把,他自己更是扬声大叫道:“士燮在此,大家勿慌,!”

    果然,听到士燮的话,?#24597;?#30340;军卒,都是渐渐的安定下来,纷纷往士燮身边聚拢。

    这时候,第一军在高宠的带领下,已经杀了过来,恰好听到士燮在聚拢士兵,不由大喝道:“士燮就在眼前,大家上啊!”

    不消高宠多言,士燮叫的那么大声,火把又那么亮,众人都是听的一清二楚,纷纷嚎叫起来,红着眼睛就往士燮冲来。这才是真正的大鱼啊,杀敌一千,也比不上活捉了士燮的功劳。

    黑夜之下,一群雄壮的骑兵,亡命的往自己冲来,士燮吓的声音都是低了许多急忙扯住缰绳,就往后退。

    他身边的亲卫,也是赶忙上前,想要挡住第一军的冲锋。

    只是他们虽然勇悍,却如何挡得住?#21658;?#22868;跑的骑兵,都是惨叫着被军马撞飞出去,更有可怜的,倒在地?#24076;?#34987;战马踏成肉泥。

    士燮更惊,忙令部下十余员健将,一起上前。

    程咬金冲在最前面,宣花大斧呜呜直响,当场斩杀其中三员健将,其余?#35828;?#23506;,一哄而散,士燮也是转身就逃,一步也不敢停下。

    冷不防乱军中一声弓弦响,对着士燮就是一箭,突然间,一个人影从马上把士燮?#35828;?#22312;地,那箭只射死了士燮战马,士燮本人,却是因此逃过一劫。

    程咬金趁机又追近了几步,已经距离士燮不足两百米,士燮身边,也只有那个?#35828;?#20182;的亲卫护卫在侧。

    程咬金大喜,抖擞精神,奋力向前。

    “大哥快走,此人我来挡之!”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士武突然带着许多亲卫杀了过来,把程咬金团团围住,士武纵马挺枪,也是围住程咬金?#26494;薄?br />
    士燮趁机被亲卫救起,往军营跑去。

    士武同程咬金斗了十余?#24076;?#27668;息散乱,也是往后就逃。

    程咬金要追,士武的亲卫亡命阻拦。士武趁机窜入夜色中,也回了军营。

    这场大战,从深夜一直杀到天明,士燮军大败,纷纷躲入营寨之中,袁耀还想趁势攻打,营?#26032;?#31661;射出,为了减少伤亡,无奈之下,袁耀只能沿途抓捕降兵,带着得胜之兵,回了城?#23567;?br />
    一连两战,都是失败,还平白损失了大量士兵,回到军营的士燮,脸色之阴沉,就是平日里嚣张的士武,都是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区景与征氏兄弟最是凄惨,他们的部众,先是被夹攻的大败,除了少部分翻山越岭,逃过了一命,大多数,不是战死,就是被活?#20581;?br />
    虽然后来被救出来了,只是那时候,兵荒马乱,谁有闲心给他们解开身?#31995;?#32499;索,最后士燮兵败退守营寨,那些人,又一次被捉住了,关进了城?#23567;?br />
    这一次,城中的监狱,不在空旷了,已经到了连一只老鼠都塞不进去的地?#20581;?br />
    双方?#26494;?#20102;一夜,都是筋疲力尽,今日难得有了一天的空闲,士燮黑着眼圈,坐在主位?#24076;?#38382;众将道:“军中情况如何?”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是垂下?#28304;?#19981;敢开言。士武苦笑一声,道:“连续两次败阵,军中的士气,早就没了。”

    士袛也是忧虑,道:“现在军?#24149;?#25955;,不堪一战,父亲,要不我们退兵吧!等到回了合浦,在整兵前来报仇!”

    “胡说!”

    士燮气得浑身发抖,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儿子,骂道:“我堂堂一州之主,难道要向袁耀小儿低头不成?”

    士袛尴尬一笑,老老实实的把头埋下去。

    发怒的士燮,还是很可怕的,他可不想自找没趣。

    这时候,能够?#30333;?#22763;燮的,恐怕只有袁微了吧。帐中的众人,不?#32423;?#21516;的,都是把目光放在袁微身上。

    叹了口气,袁微正要说话,突然,外面冲进来一个亲卫,大叫道:“主公,合浦急报!”

    “快呈上来!”

    士燮豁然而起,全身都是有一?#20013;木?#32905;跳的感觉,这合浦可是大军钱粮的屯驻之地,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不消刘尚动手,大军自己就会崩溃。

    几乎是劈手夺过那封书信,士燮脸色阴晴不定,看了眼在坐的众人,有些发?#39038;?#30340;撕碎了手里的信封。

    微黄的左伯纸?#24076;?#19968;大片飘逸的字体,首先映入眼帘,却是士壹亲笔。

    下面的文武官员,看不到信的内容,都是屏住呼吸,一眨不眨的盯着士燮的脸,想要从他的表情?#24076;?#21028;断出这封信的消息,坏到了什么程度,以至于大军才出战没几天,士壹就快马加鞭的派人送信过来。

    谁知道,士燮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这封信而变得更差,反而是越来越红润,看到末尾,士燮的脸色,已经不能用红润来?#31283;?#20102;,?#25302;?#26159;一个穷人,突然在路上捡到了和氏璧,那种狂喜之色,就是极力的压抑,也掩饰不住。

    从头至尾,士燮捧着书信,一连看了三遍,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道:“天助我也!有此奇兵,何愁袁耀小儿不破!”。

    底下的文武,也是议论纷纷,不明白士燮奇兵所指,大家都是交州地面?#31995;模?#24179;日里也是知根知底,什么奇兵,能够惹得稳重的刺史大人如此失态呢?

    要知道,儒家的风范,从来都是讲究泰山崩顶,而面不改色的,更何况是败阵的情况下,换了是别人如此大笑,恐怕早就让人怀疑失心疯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最新章节,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 快眼看书
可以使用回?#24608;ⅰ?#24555;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巫师梅林APP
极速快3 广东快乐十分杀号 最新联众麻将外挂 重庆时时开奖分析 开发吃鸡游戏的人赚钱吗 36选7 股票配资推荐·信任杨方配资 每期竞彩比分 什么是赚钱的知识 分分彩怎么刷赚钱 重庆快乐十分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2008 现在gta5单机怎么赚钱 内蒙古快3开奖公告 新浪体育围棋 排列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