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 第153章 最后一步

小说: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 作者:珺侯 更新时间:2019-12-31 16:31:41 源网站:快眼看书
    话说士燮被袁耀挑衅,勃然大怒,原本固守待援的打算顷刻间就被抛到了脑后,即令大军开了辕门,要来活捉出言不逊的袁耀。

    士家的子弟,也是不忿袁耀的挑衅,一个个奋勇当先,竟然直接忽视了秦琼的五千人,死死地咬住袁耀不放。

    眼看着,袁耀身边兵马越来越少,就要被士家的人追?#24076;?#31361;然之间,一彪军马从远处如飞而至,当头一员步将,健步如飞,杀了过来,看到袁耀遇险,哇哇大叫到:“主公莫慌,尉迟恭来?#30149;!?br />
    话音未落,又是无数马蹄声,由远而近,?#30452;?#20174;两翼杀出,到了前面,又汇合成成一股,迎面撞上士柢等人。

    尉迟恭纵马而出,径?#26412;?#35201;来杀士柢,沿途拦截之人,?#36861;?#34987;杀,手下竟无一合之将。

    士柢大惊,忙令手下副将迎击,又停下了战马,往后就退。

    这时候,那些士家的子弟,都是渐渐的从暴怒的边缘清醒了过来,才知道面对是袁耀精锐骑兵,一个个吓?#27809;?#36523;冷汗。

    试想一群步卒,哪怕在精锐,面对数千名全速冲锋的骑兵,那也是败多胜少,不是他们实力不行,而是人力再大,又如何能够抵抗战马的冲力。

    不需要士柢的提醒,追击的步卒都是?#36828;?#30340;停下脚步,?#36861;?#24448;两边跑去。

    他们虽然不怕死,也不希望被疾驰的战马践踏而死。

    交州的民众,虽然没有中原那种严格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观念,到底也是受了影响,死无全尸,永远都是最凄惨的死法。

    谁也不愿意轻易尝试。

    当然,这并不是说,面对骑兵的冲击,士燮的步卒,就是完全崩溃了。

    要知道,这一批随士柢追击的,可都是从交趾带出来的老兵,是士?#39029;瓢越?#24030;的根本,不比那些临时抽调的郡县兵马,一个个连统帅都是混乱。

    虽然袁军骑兵,造成的震撼,令的他们有些惊恐,但是,久经战阵的他们也知道,面对骑兵,千万不能转身就逃,那样,只会把毫无防备的后背,交给对手为所欲为,一边防守,一边后退,才能够更好的保持生命。

    出营的士燮,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袁军的骑兵,没办法,谁?#34885;?#20853;的动静太大了呢,或者说,骑兵营的战力,已经到了士燮不得不重视的地步,尤其是,现在他的手下根本就凑不出一支骑兵,能够正面同袁耀抗衡,这对于目前只能依靠步卒作战的士燮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软肋。

    “这个袁耀,果然是个奸猾之徒!”

    士武?#25104;?#38452;沉,虽然隐隐的猜到一些,但是,亲眼见到袁耀的伏兵,他的心里还是极度的不舒服。

    试想一想,他交州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才,可是因为战乱,流入交州的中原人物,那也是极多,里面,很有些大才。

    可是,就是这样,依然被轻易的当面中了袁耀的激将计,这怎么不让骄傲的士武,有一种发狂的感觉。

    尤其是士燮,刚刚袁微才劝诫过他,没想到一出来,果然就是如此,不知不觉,又当着众人丢了一回脸,还是那?#33267;?#36974;羞?#32423;?#27809;有的,明明白白的丢脸,一向温文尔雅的士燮,都忍不住低声咒骂了几句,急忙令士武带着士家大量的弓箭手,前去支援。

    同一时间,秦琼也带着出来的袁军,一路上且战且退,慢慢往袁耀这边靠拢。

    他的周围,都是一些围堵的郡兵,还不能给他的军队,造成太大的伤害。

    尤其是袁军骑兵营带来的威慑力,反倒是令的那些郡兵心中慌乱起来,加上尉迟恭个人的武勇。

    这些郡兵,虽然喊得激烈,却是丝毫没有拼命的意思,看看拦不住这两尊杀神,尽然抽身就走。

    不但走,而且速度极快,凡是秦琼、尉迟恭所过之处,围堵的郡兵,就像波浪一般,往两边分开,不敢拦在前面。

    不仅如此,就是那些骑马的将领,也一个个不见了踪影,只能够透过人缝里,才能?#32423;?#30475;到一些身着盔甲的武将,混迹其?#23567;?br />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任谁面对一个百发百中,武艺又高的对手,都会下意识的选择保全性命。

    他们为士燮卖命不假,可是,他们同样,也爱惜自己的生命,那种奋不顾身,置生死于度外的勇士,交州虽然有,但是明显不是他们。

    对于自己部下的表现,士燮也是心知肚明,看了一会,发现自己人数虽多,但是?#29166;?#25112;力,比起袁耀的军卒,还是有着差距。

    骑兵营的出现,也令士燮暴怒的头脑,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也想起,自己的骑兵大队,可是已经全部被歼灭了,除非他专门把自家的精锐集?#34885;?#26469;,摆出严密的防御阵?#20572;?#21542;则,是无法阻止来去如风的骑兵冲锋的。

    而且,最严重的一点就是,他的手底下,根本没有那种能够同袁耀抗衡的武将。

    一场战争,或许决定它的,是双方实力与智力的较量,但是,一场战?#25314;?#21364;是双方军力与武将的实力的抗衡。

    尤其是在交州这种尚武的地方,个人的武勇,更是能够影响士卒的情绪。

    不是那一边士兵多,就一定能够胜利的。

    要真是那样,大家也不用打仗了,只比较哪边兵多就行了。

    “大哥,收兵吧,我军士气低迷,又没有骑兵,再打下去,吃亏的还是我们。”

    万分的不情愿,士武灰暗着脸,提出了撤兵的要求。

    他可能是个莽夫,但是,战场的优劣,还是能够看出来的,更何况,现在抵抗骑兵营的,还是士家的嫡系部队,这些人,可是士家安身立命的本钱,死一个,那可是少一个啊。

    被踢到的袁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看到周围的局势,怅怅的说道:“主公,来日方长,?#20945;?#25105;们的援兵就要上来了,有什么耻辱,到时候我们都能十倍百倍的?#22815;?#21435;,再打下去,不过是虚耗兵力而已。”

    “哼!”

    士燮鼻子里哼了哼,?#25104;?#20063;是阴晴不定,不过,到底,能够做到他这个位置的,冷静下来,也分得清孰轻孰重。

    死死地捏着缰绳,士燮牙缝里艰难的蹦出了两个字:“收兵!”

    仅仅两个字,?#36335;?#29992;尽了士燮所有的力气,他愣愣的看了看远处的袁耀。

    叹了一口气,一种苍?#31995;母?#35273;,蓦然在心里升起,这种苍?#24076;?#19981;但是身体?#31995;模?#36824;有精神?#31995;模?#29305;别是,看到袁耀,再比较一下自己的众多儿子,这种感觉,就更加的明显。

    此时的袁耀,端坐在战马?#24076;?#21018;才的奔跑,令的他的头发有些散乱,遮住了一只眼睛,但是,他并没有伸手把那缕发丝拨开,而是任由它垂落,遮住了一只眼睛。

    另一只眼睛,则是?#20102;?#30528;?#20102;?#30340;光芒,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离得最近的尉迟恭,?#36335;?#20174;那只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忧虑,不过,他很快甩了甩头,有些自责的暗骂自己,现在可是他们占据上风,自家的主子,要忧虑,也该是士燮那个不识时务的老匹夫吧。

    但是,袁耀确确实实的开?#21152;?#34385;了。

    士燮的罢战,本来就极为蹊跷,好端端的,聚拢数万大军,仅仅吃了两次亏,就突然间龟缩不动,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尤其是,交州还是士燮的地盘,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若是一个小小的挫折,士燮就退缩了,他根本不可能在交州这块土地呼风?#25509;輟?br />
    要知道,历来的边境地带,都是容易滋事的地带,也是最讲究弱肉强食的地?#20581;?br />
    他士燮如果实力不够,或者个性软弱,和平年代还好,在乱世之中,这样的人,只能被吃的一干二净。

    偏偏,士燮能威压交州,无人敢于拂逆,可见这人虽然兵事上或许不足,但是政治手腕,那也是极强,试问,一个精通政事的士人,就是再不知兵?#25314;?#21448;如何会在占据一定优势的情况下,高挂免战牌?

    “主公,有些不对劲,士燮军中的士气,并没有像我们预?#31995;?#37027;样不堪一战。”

    秦琼沉着脸,带到袁耀身边,因为尉迟恭的掩护,他也把士兵,完整的撤了出来,没有被围住。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36335;?#35201;放下心中的担心。

    既然已经探明了士燮的虚实,他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同士燮打一场消耗战。

    同士燮不同,这里的每一个人,可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士卒,死一个少一个,不比士燮立足交州,可以迅速的补充兵力。

    随着两边的鸣金声,双方的士卒,渐渐的?#29273;?#25112;场,开始往两边后退。

    士燮军营之内,无数的弓箭手,也开始张开弓箭,警惕的防备敌军可能的进攻。

    虽然这一次,他们依然吃了些小亏,但是,就像袁耀忧虑的那样,军营的士气,并没有因此而降低多少,因为,士家的嫡系,依然?#20998;?#21313;足,?#36335;穡?#22312;等待着什么。

    连续的战败,并没有对士燮的士气造成更大的打击,这一点,不单是袁耀以及身边的谋士感觉到了不对劲,就是秦琼等武将,也隐隐约约的感到了一些诡异。

    虽然打了胜仗,他们也没有像往常那么兴奋,而是带着?#20102;迹?#36820;回了城?#23567;?br />
    ?#23433;椋?#35753;交州各地的探子给?#39029;?#24213;的?#35762;椋?#22763;燮军如此奇怪,来的援军肯定不简单。”

    府邸中,袁耀来回踱步,脸上也是露出几分担心来。

    他这次出兵,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绝不希望同士燮在交州打一场跨年大战。

    “主公,不用查了,城外探子来报,士燮军的援军上来了,据说是从占城过来的。”

    李勣脚步匆匆,?#25104;?#20957;重的走了进来。

    “什么,从占城过来的?”

    袁耀?#25104;?#21476;怪,有些不可理解。

    难道,占城那块巴掌大的地方,还能有什么精兵强将不成?

    而且,占城刚刚?#29273;?#22823;汉不久,不说日夜提心吊胆,提防中原出兵,那也该如?#35851;?#20912;,埋头积蓄实力。该不会他们以为中原大乱,就可以?#23616;?#20132;州了吧?

    和袁耀的莫名其妙不同,士燮的大营,却是热闹非?#30149;?#20013;军之内,士燮高坐主位,满脸含笑的端起酒杯,很是客气的举杯,对身边的一个穿着绫罗的青年壮汉笑道:“这一次能得殿下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说完,一仰?#20445;?#25226;酒水喝干,又把酒杯倒转,示意一滴不剩。

    很是满意士燮的态度,被称为殿下的男子,也是一口喝光手中的酒水,大笑道:“士府君之名,我区占仰慕久已,今日得见,实在快慰平生。”

    “什么府君,区兄太见外了,若是不弃,称呼在下表字即可。”

    一想到自己的名声,就连偏远的占城也是有名,士燮的?#25104;希?#20063;是露出矜持的笑意。

    这大丈夫在世,不就是为了名利二字。

    “够爽快!威彦果然英?#37048;?#26082;然你看的起我们区家,我们自不小气,明日里,你可派人前往南海郡城下战书,?#32423;?#20102;日期,我?#26412;?#36215;手中兵马,助你破敌!”

    区占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客套,胸脯也是拍的砰砰响,信心更是十足。

    ?#36335;?#22478;中的数万兵马,在他的眼中,就是一片杂草,随时可以除掉。

    士燮笑容越发的亲切,只是连续的失败,士燮深刻领教了袁耀兵马的强悍,虽然区占的兵马震撼,交州无人能敌,他还是好心的提醒道:“袁耀手下,兵精将勇,殿下远道而来,是不是歇息几天,再出战不迟?”

    区占哈哈大笑,巨大的嗓门,震的帐篷都是微微的鼓起,不屑的摆手道:“无须担心,我国的兵卒,就?#36864;?#20204;的坐骑一样,是大陆上无敌的存在,区区一群凡人,如何能够阻挡天神脚步?”

    “哈哈…殿?#24405;?#28982;信心十足,那我也放心了。天色不早了,殿下还是早些休息,我明?#31449;?#27966;人前往城中下战书!”

    士燮大喜,大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区占一手抓着金黄溜溜的山羊腿,一手提着大酒?#24120;?#27491;在埋头狂吃,听到士燮的话,只是微微抬了一下头,露出肥肥厚厚,?#36864;?#30452;流的大嘴唇,含糊不清的答应一声,又是迫不及待的抓起一直鲜嫩的鸡大腿,直往嘴里塞,那吃相,要多凶恶,有多凶恶。

    士燮勉强一笑,眼中闪过一缕厌恶之色。

    随意找了个借口,起身告辞。袁微紧随其后,也跟着出去。

    见到袁微跟来,周围又没有外人,士燮?#25104;?#19968;冷,?#36335;?#20908;月的寒霜,再也没有刚才的亲切,他狠狠的咬着?#28291;?#20302;声的喝骂道:“这些该死的蛮夷!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规矩!”

    苦笑一声,袁微还是皱着眉头:“主公,能忍则忍吧,现在是有求于他们,等到打退了袁耀,这些人是生是死,还不是在我们一念之间。目前,我们还用得着他们。”

    “哎!”

    踱步在军营之内,看着议论?#36861;?#30340;士卒,士燮也只能用一声叹息,来表达自己此刻的?#37027;椋?#36825;堂堂的一州之主,到头来还需要请外人助拳,这心中的滋味,自然也不好受。

    袁微七窍玲珑,自然明白士燮的不?#21097;?#19981;过,这些事情,他一个下属,也不好出言宽慰,只能静静的跟在后面,表明自己的态度。

    “你不用跟来了,回去好好歇歇,这战书的内容,也由你来写。”

    走了一路,士燮打破了沉默,然后,不待袁微多言,摆了摆手,带着亲?#28291;?#24448;占城兵扎营的地方走去。

    袁微点点头,也转身走回自己的营?#21097;?#28857;亮了灯火,用心用意,写了一封约战的书信,然后,和衣而睡。

    至于袁耀会不会迎战,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照理说,两军交战,一方有城池防御,一般是不会轻易出城同敌军决战的。

    但是袁耀的情况却有些特殊,他没有一个稳定的后方,能够支撑他同士燮进行长时间的较量,他的一切作战部署,都是建立在速战速决的基础?#31995;摹?br />
    别看南海被区景经营多年,聚集了不少的粮草,可是真正说来,南海距离零陵郡,还是太?#35835;耍?#20013;间的不毛之地,也是刚处于开垦的阶段,没有办法,为南海提供强力的保障。

    而且,虎视眈眈的南方群雄,也不希望看到袁耀从容的打下一片稳定的后方,来同他们作对,虽然他们暂时腾不出手,那并不表示,他们永远腾不出手,不说的别处,就是袁耀所知道的,孙策已经开?#21363;来?#27442;动了。

    所以,接到士燮的决战书,袁耀想也不想,直接就答应了。

    潜意识里,他也想看看,到底那些占城人有什么厉害,能够给士燮如此巨大的信心,冒着损失威望的危险,按兵不动。

    袁耀答应的爽快,士燮行动的更加的爽快,当即全军拔营,在城外排开了阵势。

    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受到援兵的刺激,士燮的军卒,一个个都是神情亢奋,就连那些郡兵,都没有了以前的颓丧,一个个挺直?#25628;?#26438;,守在两翼。

    没错,就是两翼,这一次,有了充分信心的士燮,也下足了本钱,把士家的精锐,全部调到了前面。

    今日的士燮,依然乘坐着四匹马拉着的华丽的大车。

    只是大车之?#24076;?#19981;再是他一个人,占城的王子区?#36857;?#20063;意气风发的穿着华丽的皮?#25314;?#22352;在上面。

    两人身边,除了士燮的亲兵,还有几个身材粗壮的蛮女,凶神恶煞的站在四周,极其突出。

    城门这时候也是缓缓的打开,无数军卒飞快冲了出来,背靠城墙,布成阵势。

    袁耀也在众将的簇拥下,骑着战马,在三军将士的?#36887;?#22768;中,冲到了阵前。

    程咬金带着白杆亲?#28291;?#25179;着无数盾牌,层层叠叠的环绕在袁耀身边。

    这一幕,和数日前的士燮攻城何其相似。

    袁耀依然是背靠城墙,打算先用城?#31995;?#24339;箭手,打击敌人的士气,然后在上去厮杀。

    “愚?#28291;?#38590;道你真以为这样的计策,能?#35805;?#35797;不爽吗?”

    士燮冷笑一声,语气却很?#32479;粒?#24515;里明显有些不痛快。

    士武骑马随在身边,看到袁耀又是?#22987;?#37325;施,?#25104;?#20063;是不好,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骂道:“狂妄的小子,今?#31449;?#35753;他明白明白,什么才是天高地厚。”

    “这就是那个袁耀,怎么看起来弱不禁风,一点也没有英?#29166;?#27010;?”

    区占指着袁耀,语气不屑的道:“这样的人,我一只手就能杀死他。你们就是被他打败的?”

    ?#26263;釹录?#28982;如此武勇,何不上去挑战一番,让我们开开眼界。”

    早就看区占不爽的士武,阴阳怪气的怂恿道。

    “闭嘴!”

    士燮狠狠的瞪了一眼士武,又转头对区占笑道:“我等乃是大军的主帅,怎能轻动,只需指挥大军冲杀即可。”

    话音未落,一个军卒飞速奔来,跪下禀告道:“启禀主公,对面主将袁耀要你答话。”

    又要搭话?

    士燮嘴角一抽,?#25104;?#39039;时就黑了下来。

    一旁的士武,?#25104;系?#34920;情也是有些精?#21097;?#36831;疑道:“大哥,袁耀这人无耻之极,依我看还是不理为妙。”

    显然,?#21483;?#24351;充?#33267;?#25945;袁耀的毒舌之后,都还是心有余?#25314;?#20559;偏区占不知道这些,有些兴奋的叫道:“既然对方叫阵,我们也不能弱了气势,且上去让他见识一下我们越人的厉害。”

    竖子!

    士燮?#25104;?#26356;黑,到底也不好得罪区?#36857;?#21482;得捏着鼻子,满脸不甘的下令马车靠前,来到旗门之处。

    士武最先忍耐不住,抢先开言道:“奸猾之徒,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识相的快快?#35835;?#38112;甲,跪过来请降。”

    袁耀理也不理大喊大叫的士武,只是盯着士燮旁边的区?#36857;?#35821;气严厉的?#20219;?#36947;:“士府君,占城可是我大汉的叛逆,你身为一州刺史,就是这样报效朝廷的??#34180;?br />
    “无知小儿,我等越人自有体统,岂能?#25991;?#27721;人欺压,今日我大军在此,你还不磕头乞?#25285;?#20813;得白白送了性命。”

    不待士燮措辞,被触动了逆鳞的区占却是勃然大怒,当即起身,大声喝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最新章节,三国之绝世神级系统 快眼看书
可以使?#27809;?#36710;、←→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
巫师梅林APP
上证指数新浪 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在国外开服装厂赚钱吗 崛起risen赚钱 彩金捕鱼电玩版红包 pk10技巧12358定位技巧 棋牌开挂软件作弊器 手机麻将游戏哪个好 竞彩比分直播 163足球直播 qq空间赚钱术 麻将房卡代理怎么办理 足球直播免费 后二组选稳赚杀号技巧 每日优鲜加盟如何赚钱 全民麻将打牌开挂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