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帝神決 00068

小說:南明帝神決 作者:小雞燉咕咕 更新時間:2019-12-12 03:40:44 源網站:快眼看書
    “哼!那就全部殺死你們!”奧蘭多惡狠狠的吼道。

    “威廉!看來我們是逃不掉了!”圖雷小聲的說道。

    “圖雷你有什么好主意嗎?”威廉也小聲的說道。

    “對付他們這樣的實力強大的人沒有什么好的主意,只能硬拼!可惜冬天不在,現在你們這里誰最強?”圖雷說道。

    “雙刀客!”威廉沒有思索的說道。

    圖雷想了一會說道“我和雙刀客,還有你我們三人一起對付漢克斯,托尼和哈維對付剩下的那個男的,至于那個女的就交給眼鏡兄和大個子!”

    “好!你們都聽清楚了嗎?”威廉對大個子他們說道。

    “清楚了!”

    眼鏡兄突然從魔導器里扔出幾個煙霧彈,頓時四周滿是煙霧。

    “上!”圖雷低聲的喝道。

    “呼!”

    圖雷,雙刀客和威廉他們三人乘著煙霧沖向漢克斯,手中的刀劍不斷的劈砍著蜘蛛網。

    漢克斯無所謂的揮了揮手,強大的風頓時把自己眼前的煙霧吹散,而此時威廉他們的刀劍已經離自己不過五米遠。

    “來得好!”漢克斯輕輕的說道。

    一根蜘蛛絲沖漢克斯的頭上落了下來,輕輕的粘在漢克斯的肩膀上,漢克斯就被蜘蛛絲啦了起來。

    威廉他們的刀劍全部落空,三人一起抬起頭,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

    原來在他們的上面,一只巨大的蜘蛛在參天大樹之間節了個巨大的網,足有一百米寬,而漢克斯就像在自己家一樣的坐在巨網上。

    “我可以給你們準備的時間。”漢克斯十分囂張的說道。

    “你奶奶的!”圖雷召喚出擋住了了和賭徒叫道。

    威廉他們也召喚出自己的冬魂。

    威廉直接和宮廷魔導士人魂共體!

    金光過后,威廉對著自己加持了風之翼和風之速,并對宮廷劍士也加持了技能。

    “給我也加持一下!”圖雷叫道。

    “你飛過嗎?”威廉想起冬天在排位賽的慘狀好心的問道。

    “怎么?你小瞧我!”圖雷瞪著眼睛叫道。

    “沒沒沒!”威廉趕緊也給圖雷加持了技能。

    “喂!雙刀客你也來點!”圖雷搖搖晃晃的在空中得意的對雙刀客叫道。

    雙刀客撇了圖雷一眼,此時他突然覺得冬天是那么的可愛,搖了搖頭不理圖雷。

    雙刀客和一只螳螂人魂共體!一對翅膀在被后伸展出來,在圖雷已經是黑色的臉前飛了起來。

    “你奶奶的!都會飛!幸好還有冬天陪我,呵呵呵~”圖雷傻笑了起來。

    威廉和雙刀客一聽圖雷的話笑了,感情這小子還不知道冬天的新冬魂的事情啊,威廉和雙刀客對視一眼,賊笑了起。

    威廉他們三人飛到空中盯著漢克斯。

    “好了嗎?”漢克斯微笑的輕輕的說道。

    “哼!少廢話!我要為死去的同伴報仇!去死吧!”圖雷怒吼著沖向漢克斯的左邊。

    “轟!”

    圖雷一腦袋撞在了漢克斯左邊的大樹上。

    威廉和雙刀客搖了搖頭沖向漢克斯。

    漢克斯仍然坐在巨網上,巨大的蜘蛛慢慢的爬動了起來,六只眼睛閃爍著死亡的光芒,六道紅光射向威廉和雙刀客。

    “嗤嗤!”

    威廉和雙刀客躲過紅光,紅光射進威廉他們身后的大樹,大樹被紅光一下穿透,洞口不斷的腐蝕著。

    威廉和雙刀客大吃一驚,好厲害的光線啊。

    威廉指揮著宮廷劍士沖向漢克斯,自己射出一片片的風刃打向巨網。

    雙刀客甩出雙刀,雙刀旋轉著飛向蜘蛛。

    哈維和托尼揮舞著長刀看向奧蘭多,身邊的巨像頂著超長的象牙刺向一金黃色的大甲蟲。

    巨像是托尼的冬魂,高級妖獸,長長的象牙足有巨像的身體長,有四米!

    哈維的冬魂是一只滿身花紋的豬獸,頂級妖獸花紋野豬王!強大的防御力是頂級妖獸里面屈指可數的。

    哈維坐在野豬王的背上狠狠的撞向奧蘭多。

    奧蘭多興奮的舉起雙斧砸在野豬王的獠牙上,咣的一聲野豬王被雙斧砸退,哈維從野豬王背上躍起跳向,手中的長刀乘奧蘭多的雙斧還在剛才的反震力搖晃的時候砍了下去。

    “哈哈~”

    奧蘭多大笑著沖向哈維,雙手的巨斧硬是被巨大的力量拉了回來,砸向哈維。

    哈維的嘴角一揚,奧蘭多大感不妙,就見到哈維的腳尖一點奧蘭多的雙斧翻滾著退了回去,此時兩道彎彎的寒光刺向發呆的奧蘭多。

    奧蘭多眼角一瞥嚇了一跳,巨像巨大的身體壓在甲蟲的身上,長長的象牙刺向自己的腰眼,托尼右手舉著長刀從巨像的背上跳向奧蘭多。

    “哼!”奧蘭多不屑的冷哼一聲,第六感一動,壓在巨像身下的金甲蟲化作一道金光回到了奧蘭多的身前又化作了金甲蟲,而巨像身下一空轟的一聲趴在地上,長長的象牙也從奧蘭多的身邊滑過。

    這是奧蘭多輕松的舉起雙斧一揚,把沖過來的托尼砸了回去。

    與威廉他們和哈維他們的戰斗比起來,眼鏡兄和大個子他們的戰斗區一片平靜。

    奧蘭多無聊的斜著眼望著眼鏡兄喋喋不休的說教。

    “你看你是多么美麗的女人啊,為什么會和漢克斯那樣的殺人當飯吃的人在一起呢?棄暗投明吧~前不久我立了大功,我將來注定是要進入安道爾王國高層的,到時候你就跟著我,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的……”眼鏡兄推著眼睛,口水四濺的說道。

    大個子扛狼牙棒望著眼前身材豐滿,衣著暴露的女人,眼珠子滴溜溜的亂轉,不斷的和自己的安吉做著比較。

    “你到底打不打啊?不打我要走了!”愛麗絲嫵媚的扭了一下要叫道。

    眼鏡兄看的吞了一口吐沫結巴的說道“我……你……不可以啊~”

    “少廢話!”奧蘭多一扭身不理眼鏡兄,慢悠悠的走向旁邊的大樹說道“和你廢話還不如睡一下美容覺呢!”

    這時眼鏡兄的眼睛突然冰冷了起來,瞬間沖向愛麗絲,左手中的魔導器一閃十幾道風刃射出,右手的魔法杖更是瘋狂的吹出陣陣寒風。

    突如其來的攻擊把愛麗絲打愣了,一時不慎被眼鏡兄一腳踹在胸口上非了出去。

    “快!打啊!”眼鏡兄對著發愣的大個子叫道。

    “啊!”大個子趕緊舞著狼牙棒沖了過去,一狼牙棒砸了下去。

    巨大蜘蛛的六只眼不斷的射出可怕的紅光,雙刀客的雙刀已經換了第三把了,雙刀客還是無法靠近漢克斯一步。

    威廉的宮廷劍士已經被蜘蛛網粘了起來,一些小蜘蛛不斷的對著宮廷劍士吐著蛛絲,威廉不斷的想把宮廷劍士召喚回來回來,但是總是失敗。

    “別費第六感了,我的蛛絲可以阻止第六感的傳遞,現在的宮廷劍士已經不受你的控制了!”漢克斯看出了威廉的焦急輕輕的說道。

    “啊~”

    這時圖雷突然從一棵大樹上跳向漢克斯。

    圖雷飛行失敗后,他就悄悄的爬到一棵大樹上瞅準機會偷襲漢克斯。

    圖雷在半空中就召喚出賭徒來,賭徒一出來就甩出骰子扔向漢克斯,圖雷則和戰斗獵龍直接人魂共體一刀砍向漢克斯肩膀上的白色蜘蛛。

    漢克斯無所謂的抬頭望向圖雷,揮手就是一把小鋼珠。

    “你奶奶的!”

    圖雷趕緊一個翻身落在了蛛網上,小鋼珠落在了蛛網上炸響。

    “哼!”圖雷冷哼一聲沖向漢克斯,但是沒動起來。

    圖雷又沖向漢克斯,又沒動起來。

    圖雷驚訝發現自己的雙腳盡然粘在了蛛網上。

    “哈哈~圖雷!你沒看見威廉和那個雙刀客沒有靠近蛛網嗎?”漢克斯逗著圖雷說道。

    圖雷偷偷的瞄了一眼威廉他們,還別說,真的是不靠近蛛網。

    “你奶奶的!”

    圖雷叫道“威廉!在給我加持一下!”

    威廉沒好氣的給圖雷加持風之翼和風之速,漢克斯在旁邊看著也不攔。

    圖雷拍了拍身后的翅膀笑了,只見圖雷把自己的靴子脫了,飛到空中的圖雷囂張的喊道。

    “漢克斯!有種你就坐在蛛網上別動!”

    “威廉在給賭徒加持一下!”

    “你……”威廉被氣壞了,但又沒辦法只好照做了。

    賭徒對飛行比圖雷好上太多,在圖雷的指揮下賭徒不斷的在空中砸出骰子,漢克斯并不傻,賭徒的技能有多詭異在剛才的戰斗中嘗試過了,漢克斯瞬間跳開骰子。

    “哈哈~”圖雷看到漢克斯緊張的跳開了大笑道“叫你在囂張!”

    漢克斯也不生氣繼續的躲著骰子。

    威廉乘機用風刃把纏住宮廷劍士的蛛絲射斷,又給宮廷劍士加持了技能,宮廷劍士飛在空中向漢克斯沖去。

    漢克斯跳到了蜘蛛的背上,巨大的骰子被蜘蛛的紅光打掉。

    雙刀客乘機控制雙刀飛向蛛網的連接點。

    “啪啪!”

    蜘蛛網的一角被砍斷,蜘蛛網立刻傾斜了一點,漢克斯皺皺眉頭。第六感一動,無數的小蜘蛛爬到蛛網的斷裂處開始快速的結網。

    “雙刀客!”威廉給了雙刀客一個眼神,雙刀客點頭表示知道。

    雙刀客產能跟著漢克斯不注意的時候悄悄的隱身了起來。

    漢克斯突然謹慎的望著自己的右方,靈敏的第六感告訴他有人悄悄的靠近了自己。

    漢克斯射出幾道風刃和火球,火球在風刃的旋轉下炸開把漢克斯眼前一大片的地方覆蓋了起來,漢克斯微笑著向著一個方向撒出一把小鋼珠,并帶上了一副皺巴巴的手套抓了過去。

    雙刀客覺得自己的隱身是一個錯誤,自己在悄悄的靠近漢克斯的時候被漢克斯警覺的發現了,雙刀客就感到一股比自己強大的多的第六感瞬間把自己鎖定了起來,因為離漢克斯太近,根本沒有躲過漢克斯的攻擊。

    漢克斯的雙手帶著皺巴巴的手套直接抓向雙刀客的雙刀,只見漢克斯的手在空中一抓。

    “鏘!”

    漢克斯的手中多了一把斷刀。

    緊接著漢克斯一掌抓向身后。

    “噗!”

    漢克斯手頭上鋒利的爪子結結實實的抓碎了雙刀客的一個肩膀。

    “啊~”雙刀客的隱身術瞬間就被破解了,雙刀客慘叫著摔在了蛛網上,漢克斯上前一步又是一抓抓碎了雙刀客的另一個肩膀。

    雙刀客再次慘叫一聲,雙刀客在蛛網上不斷的掙扎著,雙手已經無力的隨著身體擺動,無數的小蜘蛛爬過來開始對著雙刀客吐著蜘蛛絲,不一會雙刀客被蜘蛛絲纏住不動了。

    威廉和圖雷驚訝的望著雙刀客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里就被漢克斯抓碎雙肩,并被蛛網纏了起來。

    二人想去救雙刀客但是被巨大蜘蛛的紅光攔住了,只有離漢克斯最近的宮廷劍士沖了過去,但是被漢克斯一抓抓裂了長劍,宮廷劍士飛回威廉的身邊。

    漢克斯冷酷的望著空中的威廉他們說道“這種隱身術是對我不起作用的!”

    漢克斯又扭過頭對雙刀客說道“你是安道爾的雙重間諜,我會把你帶到冬塔特蘭接受審訊的!”

    “咳咳!你不會得逞的!”雙刀客壓著牙說道。

    突然漢克斯抓住雙刀客的嘴巴一用力,雙刀客的下巴頓時掉了下來。

    “別想著自殺,現在你還不能死!”漢克斯盯著雙刀客說道。

    “威廉!拼了吧!”圖雷說道。

    “好!”

    威廉飛到高空處不斷的給宮廷劍士加持著技能,而圖雷則雙手結印開始念起密文來,身后的賭徒轉動著巨大的骰子,骰子散發著強烈的光芒。

    漢克斯饒有興趣的望著威廉他們。

    奧蘭多在哈維和托尼的夾擊下連連受挫,雖然自己的冬斗王的境界是中級,但是哈維和托尼都是初級帶到冬斗王,而且配合熟練。

    奧蘭多再次被巨像的鼻子卷了起來,巨大的力量把奧蘭多的身體都快卷斷了,托尼興奮的順著巨像的鼻子跑了上去,右手舉著長刀砍向奧蘭多的腦袋。

    “啊~”

    奧蘭多一聲怒吼,金甲蟲化作一道光沖進奧蘭多的身體里,奧蘭多全身閃爍著金色的光芒,手臂不斷的膨脹,巨像的卷著的鼻子硬是比奧蘭多給撐開了。

    奧蘭多重重的被巨像的鼻子摔了出去,托尼和哈維遺憾的望著得意的奧蘭多。

    “啊哈哈~”

    奧蘭多狂笑著飛了起來,背后一對金色的翅膀快速的拍動著,奧蘭多的雙斧也是金光閃閃,猶如半月一樣。

    哈維和托尼也和自己的冬魂共體。

    哈維人魂共體后就像一頭強壯的野豬一樣渾身充滿了力量,手中的長刀在第六感的作用下變成了厚重的戰刀。

    托尼原本是獨臂,人魂共體之后空著的左臂生長出了一條長長的象鼻,右手的長刀一微微的彎起。

    哈維和托尼大喊著沖向奧蘭多。

    因為奧蘭多在空中,托尼的左臂的象鼻突然伸向空中,象鼻不斷的伸長,如有鞭子一樣甩向奧蘭多。

    奧蘭多冷笑的舉起雙斧砸向卷過來的象鼻,但是奧蘭多的金甲蟲沒有巨像的力量強大,雙斧被象鼻卷住向下一拉,奧蘭多不受力量被從空中拉了下來。

    等在一旁的哈維舉起厚重的長刀砍向落下的奧蘭多。

    奧蘭多一落地就舉起沒有被象鼻卷住的巨斧砸向哈維的長刀。

    “鐺!”

    奧蘭多和哈維的力量打了個平手,奧蘭多猛的把巨斧打向地面,地面突刺比技能冬的地面突刺快上了幾倍的速度刺了出來。

    哈維和托尼趕緊退開。

    “哈哈~”

    奧蘭多囂張的笑道“就憑你們倆個只有力量屬性的技能是奈何不了我的!”

    奧蘭多不斷的用巨斧劈著地面,無數的突刺以可怕的速度從地里刺了出來。

    哈維的速度比托尼要快一些,險險的躲了過去,而速度較慢的托尼連續被突刺刺中。

    托尼的大腿突然被突刺刺穿,奧蘭多興奮的一揚手中的巨斧,地面上的無數的地洞噴出了大量的沙土。

    沙土在奧蘭多的第六感控制下凝聚成五個土人,身高五米的土人邁著沉重的步子沖向哈維和托尼。

    哈維一聲怒吼。

    “托尼!”

    哈維全身閃爍著褐色的光芒撞向一個沖向托尼的土人,此時的托尼的一只腿還被突刺插著,托尼咬著牙一刀砍斷突刺,然后伸出象鼻卷住突刺,一聲大喊拔了出來。

    哈維硬是把一個土人撞散,跑到托尼的身邊一把抱了起來轉身就跑。

    “哼哼!想跑?”奧蘭多不屑的所說道。

    剩下的四個土人突然撞到了一起變成了一個身高十五米的土人,土人幾步就感到了哈維和托尼的身邊一拳砸下。

    “轟!”

    地面被土人的拳頭砸出個大坑,哈維和托尼在地上不斷的翻滾著。

    土人抬起了大腳踩向行動不便的托尼,托尼趕緊摔起象鼻卷向土人的脖子,但是很快托尼就后悔了,土人的脖子也太短太粗了吧。

    托尼硬著頭皮還是卷住土人的鼻子,象鼻又開始縮短,托尼嗖的一下從土人的腳下伸到空中掉在土人的胸口上。

    土人憤怒的舉起拳頭砸向自己的胸口。

    “不要!”奧蘭多在后面趕過來大叫道。

    “轟!”

    土人強有力的拳頭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而托尼找已經甩著自己的象鼻落在了哈維的懷里。

    土人突然的胸口被打出一個大洞,身上的沙土在劇烈的力量下轟然倒塌,沙土落了一地。

    “哈哈~”哈維抱著托尼大笑道“好樣的托尼!”

    托尼不好意思的苦笑了一下。

    奧蘭多憤怒望著哈維和托尼氣的說不出話來。【砸鮮花!砸收藏!砸貴賓!】

    第二章冬盟新人賽第一百三十九節混戰(三)

    大個子現在十分的頭疼,眼前是三個一模一樣的愛麗絲,只有眼鏡兄有時候會準確的攻擊到真正的愛麗絲。

    愛麗絲瞪著憤怒的眼睛,自己從來沒有被一個男人耍過,而今天硬是被一個看似色迷迷的四只眼耍了,被眼鏡兄偷襲的時候自己的迷人的雙峰上還留下了一個腳印。

    愛麗絲召喚出傀儡冬魂,傀儡冬魂和愛麗絲長的一模一樣,并且在被對方打碎了后還會自己復原,只要愛麗絲自己本身不受傷或第六感足夠,愛麗絲可以說是利于不敗。

    倆個假的愛麗絲和愛麗絲的本體一起向眼鏡兄攻去,三把袖劍同時刺向眼鏡兄的眼睛。

    “啊!”眼鏡兄嚇得趕緊躲到大個子的身后,大個子大叫著一狼牙棒把一個假愛麗絲打碎,可是很快被打碎的愛麗絲又恢復了。

    “眼鏡兄你趕快想想辦法啊!”大個子叫道。

    “你在打碎一個!”眼鏡兄叫道。

    “殺!”

    又一個假愛麗絲打碎,眼鏡兄乘著假愛麗絲恢復的時候扔出幾個從冬天那拿來的小鋼珠。

    “轟轟!”

    恢復的小鋼珠被炸出幾個傷口,可是并沒有馬上恢復,而是慢慢的恢復。

    “哈哈!果然和我想的一樣,這是這種奇怪的冬魂的一個缺陷!大個子不要打那個有傷口的愛麗絲!”眼鏡兄推著眼鏡說道。

    “好!”

    大個子舞者狼牙棒又一個假愛麗絲打碎,眼鏡兄乘著假愛麗絲恢復的時候再次扔出幾個從冬天那拿來的小鋼珠。

    大個子和眼鏡兄躲避著倆個有著傷口的愛麗絲,專打沒傷的愛麗絲。

    愛麗絲傻了,今天真是倒霉透了,盡然被人如此簡單的看出了假愛麗絲的破綻。

    愛麗絲憤怒的激發第六感,很快倆個有傷的假愛麗絲再次和真的愛麗絲一模一樣了。

    “怎么辦啊眼鏡兄?她們又一樣了!”

    “嗯……”眼鏡兄這時腦門上也見汗了。

    眼鏡兄望著假愛麗絲,假的愛麗絲就像水做的一樣。

    眼鏡兄猜測道,“這也許就是這種這種奇怪的冬魂只可以女人使用的原因,聽愛因斯坦老師說過,人類在冬斗的修煉過程中會出現第六感變異的情況,雖然可能性只有億分之一,但是還是有的,第六感的變異沒有任何的規律可言,但是大部分的第六感變異之后就不可以使用冬魂,但是聰明的人類還是制造出了不弱于頂級妖獸的傀儡冬魂,但是只適合于女人使用!”

    “傀儡冬魂的主要成分是水……”眼鏡兄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愛麗絲注意到眼鏡兄眼睛一亮,心中有不好的預感,立刻警惕起眼鏡兄的一舉一動。

    眼鏡兄突然向后退去召喚出飛天雪狐進行人魂共體!!

    白色的寒光閃爍著,愛麗絲就知道不妙了!

    寒冷的風從眼鏡兄的魔法杖上吹了出來,帶著雪花的寒風旋轉著卷向三個愛麗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南明帝神決,南明帝神決最新章節,南明帝神決 快眼看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巫师梅林APP
大快乐棋牌游戏官网 每天能赚五十元的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 淑女派对 亲友湖南麻将作弊器 斗牛a组30万大奖20l8年 大地棋牌安卓老版 3d开机号试机号奖 广西麻将死双是什么意思 捕鱼大亨单机版下载 姚记棋牌下载送180 3d全部开奖结果 江苏七位数预测精选5注 网上做什么赚钱现在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